于你

与这个世界保持距离,才能保全自己。

十七岁那年你给了我一个梦。后来我已分不清,是喜欢还是执念。

想说点什么,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看到的也许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不要轻易地付出真心,慢热一点,也许你会看到不一样。
不管遇到什么,都是经历。失落不失望,对这个世界满怀敬意。

🐠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视线总是忍不住停留在你身上,听你说话,看你笑都觉得满足。但我知道你的心里放着谁,毕竟喜欢这种事情,藏不住的。你视线里明里暗里的追随,你小心翼翼的靠近,你不自知的试探。原来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相似的。我知道默默喜欢没有回应是会疲惫的,如果有一天你累了,瑶哥,你能回头看看我吗?

脑洞,希望有大大能写。

浮生

在听浮生,睡不着。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一个人生活久了,孤独已经是常态,正在学着跟自己相处。听完这遍就睡了。

余生没有你

佛珠和泳裤,用它们时时刻刻提醒我。不要再沉迷了。希望瑶哥你以后,不论干什么,都会有人陪着你。这一次,我是真心的祝福你。
为你挑的礼物,是我这一段暗恋的结束。

很想写虐文,无奈没有文笔,记一个脑洞。

各圈神仙文整理归档(2)

喻喻酱w:

    
依旧是整理,我是真的想做安利博主喻喻。依旧是各类型都有,车在最后。


  
好多人cue我要be…其实我不想整理的,但是应广大人民的安利我还是整理了,放在最后面。


  
估计是今年最后一次整理了,寒假在整理吧,马上就要开始重修了,我也要把重心放在学习上啦。


  
大家看文愉快qwq.


  
涉及cp : 皇权富贵 毕侃  杰芙 长得俊 洋灵 瑶墨


​​


  
  
  
  
【皇权富贵】


  
  
  
​​喂,老婆
  


皇上太爱我了怎么办


  
凰宠
  


​​隐婚
  


​​我可以
  


台风
  


甜程草莓恋恋多
  


​​嗜你
  


​​声色张扬


  
任意门
  


天作之合


  
​​三生有幸
  


​​All  of my life


  
日环食


  
已婚人士


  
​​谁偷我外卖
  


笼中丽色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831143


  
一直一直在一起


  
​​良人
  


​​小朋友也要谈恋爱


  
循循善诱


  
一颗苹果宣布成为星球


  
​​杰瑞又是怎么想的


  
​​做你的男孩


  
怦然而至


  
游戏up和美妆up


  
​​超能力


  
​​电竞爱情故事


  
包养续篇


  
Mack Daddy


  
​​霸道总裁爱上我


  
​​听说了吗学校琴房闹鬼
  


还债
  


校草和校霸


  
​​求婚大作战


  
​​移情别恋


  
见异思迁


  
半夜出门
  


​​我总该学会一往无前


  
​​天间秘事


  
欢喜冤家


  
菖蒲与永啼鸟


  
​​八分浪漫
  


​​合理失责


  
七夕拆cp小分队


  
学长大神能不能跟我谈个恋爱


  
​​Before  Sunrise
  


​​医见钟情
  


想和你处对象


  
性感美女在线脱衣


  
​​恋爱不谈都得杀头
  


​​逗猫?
  


替前任带娃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上】  ​​【中】  ​​【下】


  
大厂三大谎言之皇权富贵是真的


  
冰可乐和苏打水


  
​​楼上竟然是大神


  
​​富贵传
  
  
  
  
  
【毕侃】
  
  
  
  
我们相爱吧
  


无终(内含坤廷  大四角预警)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通俗婚恋故事


  
通俗婚后故事
  


戒断反应


  
​​狐狸有一百种方式恶作剧,最后他被收拾了一百零一次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1】  ​【2】  ​【3】  ​​【4】


  
​​怎么又是你


  
网恋奔现
  


要不要一起早恋
  


​​顺理成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你


  
你眸中有一个宇宙
  


我警告你不要装B


  
​​重新来过
  


​​嫁入豪门指南


  
千言万语


  
普通恋爱
  


​​同谋


  
​​暗恋


  
有的就是钱


  
毕秘书为什么这样


  
​​轻慢
  


​​热夏记恋
  


似是故人来


  
花街
  


​​海之版图


  
​​夏至
  


海的儿子


  
帕拉贡和乐杜鹃


  
​​小总裁和大神助理
  


​​你好小偷先生


  
可能


  
已加入练习室黑名单


  
​​嘿!小朋友


  
​​便利店情缘


  
强制组合
  


胆小鬼
  


​​过境


  
​​恋爱不能拐弯抹角
  


生生


  
方寸活动


  
​​年少情真
  


​​月亮会记得
  


情书


  
偷窥日记
  


​​人间往事


  
​​风沙
  


到底是吵架了还是分手了呢


  
亲密关系
  


​​将错就错
  


​​养猫注意事项
  
  
  
  


【长得俊】


  
  
  
拥我入怀
  


或许……你喜欢贝克汉姆吗?
【上】  ​​【下】


  
迷失
​​【上】  ​【中】  ​【下】


  
​​争宠
  


我的星海
​​【上】  ​【中】  ​【下】


  
AD钙
​​【上】  ​​【下】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天台
【1】  ​​【2】  ​​【3】  ​【4】  ​【5】  ​​【6】  ​​【7】  ​【8】  ​​【9】  ​​【10】  ​【番外】
  


有空和我去看星星吗


  
​​台南九事


  
​​驯养


  
改邪归正
  


三月九日


  
​​失窃
  


​​咖啡王子59号店
  


真相是假


  
隐婚
【1】  ​​【2】  ​​【3】  ​【4】  ​【5.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17】  ​【18】  ​【19】  ​​【20】  ​​【番外】


  
嘴的正确使用方式
  


我可以喜欢你吗


  
​​天随人愿
  


​​糖衣
  


Lacrime d'Amante
【1】  ​【2.3】  ​​【4】  ​​【5.6】  ​【7.8】  ​【9】  ​​【10】  ​​【番外】
  


欧亨利结局式婚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番外】


  
​​子期与玫瑰


  
心动
【1】  ​【2】  ​​【3】  ​​【4】
  


为枳
  
  
  
  
  
【杰芙】
  
  
  
  
娱乐之家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房产证和时光机


  
​​莫比乌斯
  


​​泊秦淮酒店 杰芙篇
  


不配
  


可惜我是水瓶座
  


​​白日旧梦


  
​​长街
  


春雷
  


失物招领
  


​​芝麻糊的爱情故事
  


​​非秘密恋爱
  
  
  
  


【洋灵】
  
  
  
  
相亲
  


论匹配队友爱抢人头怎么办
  


​​糖不甜你甜啊


  
​​接吻


  
义务教育
  


渠成


  
​​甜味套路
  


​​双双
  


弟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重返十七岁


  
​​不眠飞行
  


​​糖瘾
  


白日梦想家
  


反差萌


  
​​考试
  


​​空少
  


不死鸟
【1】  ​【2】  ​​【3】  ​​【4】  ​【5】  ​【6】  ​​【7】  ​​【8】  ​【9】


  
痴情咒
  
  
  
  
  
【瑶墨】
  
  
  
  
​​如果你就是靖佩瑶
  


​​我低头亲吻你


  
我的一个出家人朋友
  


红线


  
​​人间烟火


  
​​可以包养你吗
  


Such a lovely face


  
水月
  
  
 
  
  
  
玛莎拉蒂车展🚄
  
  
  
  
​​【皇权富贵】You are my only


  
​​【皇权富贵】渴望型


  
【皇权富贵】入戏
  


【毕侃】别惹fsr


  
​​【毕侃】特殊事件


  
​​【毕侃】奥德修专属


  
【皇权富贵】D2基因


  
【皇权富贵】扑热息痛


  
​​【皇权富贵】那个主播
  


​​【皇权富贵】红
  


【毕侃】女装法拉利
  


​​【毕侃】浴室


  
​​【瑶墨】痛症


  
【瑶墨】暗涌


  
【瑶墨】意外
  


​​【皇权富贵】饮春风


  
​​【皇权富贵】新奇士橙
  


【皇权富贵】猫言猫语
  


【长得俊】做你的猫


  
​​【毕侃】脸红的思春期
  


​​【毕侃】给我乖


  
【毕侃】不亏


  
【毕侃】吻火


  
​​【毕侃】行凶


  
【毕侃】情话
  


​​【洋灵】春梦有了痕


  
​​【杰芙】港


  
【皇权富贵】捡破烂
  


【长得俊】兔牙
  


​​【毕侃】推销勿入,后果自负


  
​​【皇权富贵】假面佳偶


  
【皇权富贵】香草牛奶


  
  
  
​​​​  
  
我其实真的不想做be的,谁叫我这么宠你们!一下只限于我看过的一点。
  
  
  
  
长岛冰茶


  


  
时至今日,你依旧是我的光芒
  


​​虞美人盛开的山坡
  


​​离人
  


Angle Of Voice
  


天意
  


​​伤心的人听慢歌
  


​​再见再见
  


万里
  


橘生淮南


  
​​赏味限期
  


​​耳洞
  


御守
  


透明的战争
  


​​奉天旧事
  


​​垃圾
  


春秋
  


词不达意
  


​​月球下的人


  
喜帖


  
  
  
  
  
听说好多人都开学了,能够看到这篇的人那一定是我们有缘分。
 
  
重修开始我就不怎么上线啦,我好期望明年夏天可以金榜提名呢,我不在的时间如果你有幸看到这篇帖子一定要在下面疯狂给我甩各位老师新文的文链!
  
  
希望大家都可以陪他们久一点,再久一点。
  
​  
  
  
  

【瑶墨】我的一个出家人朋友(短篇完结)

十五删:


  一个三无小短篇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我有一个朋友,是个出家人。他在去出家的路上,遇上了一个男孩子。


 


1.


 


靖佩瑶在南方的一个小城市落脚下来。这时候不过才是五月,天气却热得要紧。他订好了一个小酒店的房,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已经热出了满身的汗,不得不脱下了外套搭在行李箱上,身上只留了一件白T。


 


前台只有一个小姑娘,又要办入住又要处理退房,还时不时会有电话打进来。


 


靖佩瑶盯着手忙脚乱的小姑娘一会儿,说:“我不着急,您慢慢来。”


 


小姑娘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还未说声谢谢就接起了电话,让服务员去检查615号是否有遗漏物品。


 


他就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站着,看小姑娘和房客来来回回忙活着,佛珠从手腕划到了手心里,转一颗珠默念一句心经。


 


靖佩瑶原以为自己要独自等上几十分钟,但佛说世事无常,于是他便料不到几分钟后就有人远远地向他招手,大声地喊他。


 


靖佩瑶想了一会儿在这个偏僻的南方小城市存在熟人的可能性,然而还不等他想出来,那个人的声音已经由远及近,喊着“哎呀,哎呀!”就扑了上来。


 


……并且喊了一个他不认识的日本名字。


 


灰白色头发的男孩子很年轻,看起来还是个大学生的样子,没等靖佩瑶做出反应嘴里就吧啦吧啦说个不停:“老远我就认出你啦!这种地方还能见到年轻人真的除了我们也没其他了……”


 


靖佩瑶用力按住了他摇晃的肩膀,认真地告诉他:“小兄弟,我想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灰白发小哥诧异的表情全堆在脸上:“诶?这不对呀!”他掏出手机打电话:“你在哪儿呢?不是说出来接我么?啥……什么?你妈逼你去海南相亲?这个礼拜都不能来陪我……喂喂喂,不带你这么坑人的啊!”


 


靖佩瑶听他说完了电话,又看他气呼呼地将手机揣进兜里,抬起头来脸上的神情又变成不好意思的笑:“对不起啊小哥哥。”他轻轻地摇了摇靖佩瑶的手臂:“我跟基友约好了在这儿面基来的,之前也没见过他,所以就把你当成了他了对不起对不起哈!”


 


这一段话有一半靖佩瑶没怎么听懂,而此时前台小姐终于忙完了手上的活儿,对靖佩瑶喊:“先生,先生,可以办入住手续了!”他便抱歉地对那个贸贸然的男孩子笑了笑,然后靠近了前台。


 


“谢谢,一间标间……”


 


灰白发突然挤到他身边,睁着一双大眼睛问他:“小哥也是一个人来旅游么?”


 


靖佩瑶很难用三言两语给他解释自己此行的目的,只好含糊地应了声是的。


 


“那我可不可以……”灰白发的大眼睛亮亮地发出邀请:“跟你拼一间房啊?”


 


和一个陌生人合宿这件事,怎么想都是很不靠谱的。靖佩瑶重新打量一下了眼前的陌生人,做出了很不靠谱的决定。


 


“秦子墨。”得逞的灰白发笑嘻嘻地把身份证拍在前台上,又笑嘻嘻地去看靖佩瑶的身份证:“靖佩瑶,这名字好好听啊。”


 


靖佩瑶被人说惯了名字像个女孩子,难得听到这么直白的夸奖,只得跟着笑了笑:“你的名字也好听。”


 


身份证是很好的社交工具,他们在那张小小的卡片上很快知道了彼此的姓氏年纪与家住何方。


 


拿到了房卡往615号房走的时候,秦子墨的嘴巴还是没停过:“我觉得你胆子挺大的。”


 


“是嘛?”


 


“居然敢跟陌生人住一屋!你就不怕我半夜把你的钱包偷了跑路啊。”


 


靖佩瑶用房卡划开了房门,把行李箱拖了进去,回头对秦子墨笑了笑,回答了几分钟前的那个问题:“不怕。”


 


“啊?”


 


“我这次来,是准备出家的。”


 


 


2.


 


 


靖佩瑶简单地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把靠窗的床留给了秦子墨,回头一看那个他还沉浸在震惊之中,只得无奈地补充:“没什么,就是从小跟着家里学这方面的东西,长大后就比较有兴趣了,想得也比较多。跟师父聊过天后就确定这是很适合我的路。”


 


秦子墨又带着惋惜的眼神看了他一会儿,很快恢复了活活泼泼的样子:“好厉害啊,以后我也有了一个大师朋友了!”


 


靖佩瑶以为他终于可以消停一会儿了,没多久秦子墨又凑过来说:“瑶哥。”


 


他比秦子墨稍稍大了两三个月,这个孩子便擅作主张开始喊他哥:“我们去吃饭吧。”他的眼睛发着光:“我饿了……不过你还能吃肉么?”


 


靖佩瑶扑哧一声笑:“当然可以。”


 


夏季天黑得迟,他们从小酒店走出来的时候,听到一旁的小卖铺在播新闻联播,才发现已经七点了。


 


秦子墨喊了句等我一下,就一溜烟儿地跑进了小卖铺,又一阵风似的跑了出来,将一瓶冻得冰凉的可乐放进了靖佩瑶的手心里:“给你的,算是你收留我的谢礼。”


 


靖佩瑶说了谢谢,又听到秦子墨感慨了一句:“趁着你还没出家快喝点好的,以后可就没可乐喝了。”


 


“事实上,可乐不算荤。”靖佩瑶忍不住纠正来了他的错误。


 


“是嘛?”秦子墨扭过头来认真地看着他:“我一想到大和尚们喝可乐,就觉得那个画面充满了违和感。”


 


于是靖佩瑶想了想又说了下去:“不仅可乐可以喝,薯片薯条也是可以的。”


 


“那好像出家也挺好的啊……万一我毕业了找不到工作,我就找瑶哥当和尚去。”


 


两人在这个南方的小城镇里晃悠,都是毫无准备就来的人,找个饭馆都找了老半天。好不容易在一个拐角处看到一个挂着“家常小菜 丰俭由人”的小馆子,二话不说就钻了进去。


 


秦子墨嚷嚷着说要给准和尚开最后的荤,也没怎么问靖佩瑶的意见,愣是点了三两道大鱼大肉,最后自己开开心心地吃了起来。


 


“瑶哥我跟你说,这里卤猪蹄最好吃了。他们不会放很多香料,就是用酱油冰糖盐卤出来的,特别香,你尝尝。”


 


一块半肥半瘦的猪蹄肉放在了靖佩瑶碗里。他平时对食物没有特别大的热衷,但经过秦子墨一番热情洋溢的广告,也觉得这个小破饭馆的菜都香得不得了。


 


喝下第二碗汤后靖佩瑶突然想起一直未问的事情:“你怎么来这个地方了?”


 


秦子墨舔了舔筷子,笑道:“我放暑假准备跟社团来这里出个cosplay,来踩点了。”


 


“去哪儿出呢?”


 


“就是这个那个什么山,上面有个庙来的。”秦子墨说:“听说风景又好人又少,最适合拍照啦。”


 


靖佩瑶笑了起来:“这么巧。”


 


本地有名的山只有一座,上面有名的庙也只有一个。正巧是靖佩瑶准备去出家的地方。


 


3.


 


从市区到山上去是有短途班车的。两人都没想到的是,这班车一天只有两趟,刚好撞上观世音成道日,去上香放生的人多得不得了,把这几天的票都给买完了。


 


“抓狂。”秦子墨有些郁卒地说:“难不成还要等上好几天么?”


 


靖佩瑶还是波澜不惊的样子:“是有些坑了。”他给车站的工作人员留了电话号码,请她们这几天如果有车票务必告诉他,抱着随缘的心态准备试一试。扭头一看秦子墨已经跟个陌生大叔聊了起来。


 


一看到靖佩瑶出来秦子墨就笑着跟他用力招手:“这个大叔说他自己有车,可以带我们去。”


 


靖佩瑶拉了他到一边:“这不是就是野鸡车么?多危险啊。”


 


“还好吧。”秦子墨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大叔:“我觉得大叔人挺好的。”


 


“你怎么看谁都觉得挺好的。”靖佩瑶摇了摇头就要拉他走,秦子墨“哎哎哎”地喊:“你不是老说一切随缘嘛,我看这大叔就跟我们挺有缘的。”


 


靖佩瑶愣了一会儿,秦子墨便叭叭叭又说了下去:“我刚刚一出来就撞上了这位大叔,他身上就掉出了乘车的小广告,一问果然是能去山上的!瑶哥,你看这不就是缘么。”


 


靖佩瑶想说这应该是骗子的手段,一不留神秦子墨又溜到了大叔那,回头对他喊:“瑶哥来嘛,我们一起。”


 


他的声音总带着一些鼻音,说什么都有些像撒娇,又是天生笑脸,更难以抵抗。


 


靖佩瑶对自己说了两句“罢了”,想想自己若不去,那个孩子遇上什么事儿都没个照应,自己也等于见死不救了。再加上当地人都信佛,司机知道自己是去出家,说不定还不坑他俩了。


 


手腕上的佛珠被褪下来转了两圈,又滑到手腕上。靖佩瑶走到秦子墨身边,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4.


 


出发的时间定得很早,清晨五点就要走。秦子墨是熬夜惯了的人,有了早起的压力也不得不早睡,结果就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俩小时了还瞪着大眼玩手机。


 


靖佩瑶已经囫囵睡了几个小时了,半夜起身把空调温度调低的时候还能看到另一张床传来的幽幽蓝光。


 


“子墨。”他无奈地喊了一声。


 


“啊,瑶哥。”毛茸茸的脑袋从被子钻出来,看着靖佩瑶问:“我吵到你了么?”


 


靖佩瑶摇了摇头,扭开了床头灯:“你怎么还不睡?”


 


“我睡不着。”秦子墨翻了个身朝向他:“想想明天就要走了,有点紧张。”


 


靖佩瑶笑道:“你紧张什么,又不是你要出家。”


 


“不知道。”被窝里的人老老实实地承认:“我也不知道我在紧张什么。”他坐起身来:“瑶哥,我们聊聊天吧。”


 


“行吧,聊什么呢。”


 


“聊聊你怎么打算呗,这辈子就打算在这山这庙过了么?”


 


靖佩瑶迟疑了一会儿,说:“其实我没有特别长远的打算。”他的声音很好听,秦子墨忽然想到小时候在深夜电台听到的男主播声音。


 


“前不久做下了这个决定,然后又联系了这边的师父确定可以收我入门,就来了。”靖佩瑶清秀的脸在昏黄灯光中有些模糊,随着声音一层层地荡漾开:“师父怕我年轻一时心性,让我朝山而上,到了寺里再剃度。”


 


“朝山?”


 


“对。等到了山下,就朝着寺庙的方向,三步一拜,一直往上。”


 


秦子墨吐了吐舌头:“那得多辛苦。”他想了想又问:“当了和尚后呢?”   


 


“没想好,总之还是先学习吧。以前在家读的佛书经典不过皮毛,以后多读多学了再说。”靖佩瑶说到这儿,忍不住笑了问:“你问得这么仔细,也想来出家?”


 


“不了不了,告辞。”秦子墨又缩回被窝里:“我这么爱吃火锅,一定不能出家。”


 


“快睡吧。”靖佩瑶把灯又调小了,想了想把佛珠塞在秦子墨手里:“再睡不着,就数着佛珠玩。”


 


“佛祖会保佑我早睡么?”


 


“佛祖会保护秦子墨深夜玩手机不得青光眼。”


 


 


5.


 


开野鸡车小巴的大叔把车在市内兜了一大圈,才接齐了要接的乘客。一车人稀稀落落的都是去上香的大娘,显得两个年轻男孩子尤为显眼。


 


秦子墨一上车就靠在靖佩瑶身上呼呼补眠,留他一个人独自面对大娘们的拷问。


 


“你们这么早,也是去拜佛的咯?”


 


靖佩瑶想了想回答:“算是吧。”


 


“哎呀难得年轻人有诚心哟。”


 


靖佩瑶习惯性地去找佛珠,一摸手腕上空荡荡的,才想起自己把它给了秦子墨。可这时秦子墨两节手腕也是干干净净的,不由得有些慌了:“子墨?”


 


“嗯?”秦子墨迷迷糊糊瞪开眼。


 


“我的佛珠呢?”


 


“在呢在呢。”秦子墨外套口袋里拿出那串黑檀木珠子递回给了靖佩瑶,语气有些委屈:“我没有把你的东西弄丢。”


 


靖佩瑶发觉自己方才话说急了:“对不起,我……”他正要跟秦子墨道歉,一句话还没说完,发现秦子墨已经跟没事人似的翻起了背包:“瑶哥,你带吃了的么?”


 


靖佩瑶愣了几秒,说有,然后把自己背包里的牛肉干递给他。


 


秦子墨嘿嘿一笑说谢谢瑶哥啊,吧嗒吧嗒地就啃起了肉来:“我昨晚睡前看食戟之灵来的,看得我到今天都好饿啊……”


 


“看什么来的?”


 


“一部动画,讲吃的!”


 


“……中华小当家?”


 


秦子墨噗地一声笑:“中华小当家都是多老的动画了。这部不一样……”


 


靖佩瑶认真地听他讲食戟之灵与中华小当家有什么不一样,听了老半天也没觉得有啥差别,感觉都是——掀开盖子——哇!——这是?!——XX的味道!


 


他从小对吃穿没有太多执念,其实也不太能理解秦子墨讲两部动画片讲得口水都快留下来的感觉,但是觉得这人神采飞扬地讲料理的样子实在可爱,于是又默默地给递了瓶水。


 


6.


 


车在半道上被追尾的时候,秦子墨已经从食戟之灵扯到刀剑乱舞又扯到了全职高手,对着靖佩瑶输出了大量陌生的世界观,并在车猛烈刹车的时候被拉回了现实世界。


 


两人没系安全带,轰一下都撞上了前座的椅背。靖佩瑶反应快,用手挡了一下后又忙去看秦子墨:“你没事吧?”


 


秦子墨迷迷糊糊地:“诶,怎么回事啊……”


 


司机大叔气呼呼地下车了,对着后面的小轿车一通狂喷。


 


靖佩瑶很想提醒他那辆车看起来不便宜,万一责任鉴定起来还不知道是谁赔钱。但身边的秦子墨已经哗地一下站起来,对着司机大叔喊:“大叔别吵了!我们这儿这么多人呢,快把我们送去山上呀!”


 


司机没好气地对他吼:“怎么送?你来教教我这车还能怎么开!”


 


秦子墨被他一骂就怂了吧唧地缩回了座位上,小声地:“干嘛,这么凶……”


 


一车的大娘们嚷嚷着上香不能误事儿,哗啦啦都下了车质问司机怎么办。


 


司机大叔对秦子墨敢凶,对这群气势汹汹的大娘倒是不怎么敢说话,哼哼了两声说一会儿喊另外一辆车来接应。


 


靖佩瑶报了交警,又庆幸他们不是在高速路上,不然还不知道怎么办。


 


秦子墨拉了拉他的袖子:“瑶哥,我们自己下去打车吧。等交警来处理又要等车来接应,还不知道要多久呢。”


 


靖佩瑶看了看那群人,又看了看秦子墨,说好。


 


于是两人背着背包,在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口下了车。


 


靖佩瑶找了个当地人问哪里有出租汽车,被告知往前走两三公里就有一个小车站。


 


“那走吧。”秦子墨掏出手机地图,指了指前方:“是往哪儿么?”


 


靖佩瑶应了声是就跟上了他的步伐。


 


秦子墨回头对他笑:“都说取经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我看你这个出家也差不多了。”


 


“嗯。”靖佩瑶应道。


 


秦子墨没有在意他的寡言少语,自顾自地哼唱起了一段歌。


 


“这是什么歌?”靖佩瑶看着他在太阳下渗出的汗珠,轻轻地问了一句。


 


“ 《九九八十一》 ”秦子墨笑道:“去年我们社团出cos,用的就是这个BGM。”


 


“《西游记》么?”靖佩瑶促狭心起:“你扮谁?女儿国国王么?”


 


“去去去,我当然出大男主,孙悟空的。”


 


靖佩瑶抿着嘴笑了笑:“这首歌怎么唱来的?”他问:“你教我吧。”


 


 


这人间,我真正走过。


一途平九百波九千错。


 


 


7.


 


“瑶哥,我觉得你出家可惜了。”


 


“怎么说?”


 


“你长得这么帅,唱歌也好听。”


 


“都是身外之物。”


 


“你还有很多地方没走过,很多东西没有吃过。”


 


“世间路没有走尽的一天,东西也没有吃完的一天。早晚都是遗憾,现在跟以后又有什么差别呢。”


 


“我还是觉得很奇怪。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是觉得二次元跟三次元还有很多东西在在等着我去尝试,你怎么就放弃了呢。”


 


“佛门之中,何尝不是一方新世界呢。”


 


“进了门,后悔了怎么办呢?”


 


靖佩瑶看到眼前出现了车站的牌子,有一辆车停在那里,仿佛已经等他们很久了。


 


“后不后悔,冥冥之中皆是缘分。”


 


 


8.


 


快到山下的时候,靖佩瑶终于想起问秦子墨的安排。


 


“我就跟着车往上走,在寺庙旁边看看哪些景适合拍照,过几天我的同学就来了。”秦子墨说完,又问他:“你呢?”


 


靖佩瑶想了想说:“我就在这儿下车了。”


 


然后三步一拜,一路朝山而上,到寺庙里落发,从此脱了红尘俗世,做一名出家人。


 


秦子墨张了张口像是要说什么,最终只问了一句话:“走上山要好久呢,你带够干粮了么?”


 


靖佩瑶笑了笑说够的。


 


于是车便停了下来,靖佩瑶将背包往身上拉了拉,正要对秦子墨说声再会,开口前又改变了主意。


 


“这佛珠你拿着。”靖佩瑶左手腕上的黑檀木珠子又一次被褪了下来,郑重地放在秦子墨手里:“你cos孙悟空或是什么角色的时候,或许会有用。”


 


秦子墨拉住他的手急切地问:“可是这个对你来说不是很重要么?”


 


靖佩瑶摇了摇头:“都是身外之物。”


 


于是他放开了秦子墨的手,头也不回地下车去了。


 


车子从靖佩瑶的身边开过,秦子墨趴在窗户玻璃边咬了咬嘴唇,看到靖佩瑶高挑清瘦的身影缓缓地在石阶路上跪下、俯身下拜,嘴里也许念的是心经或者是什么经书,然后起身走三步再次下拜。


 


烈日之下的影子显得寂寥,秦子墨忽然想到,他可能再也见不到靖佩瑶了。


 


 


9.


 


秦子墨的社团寻到一块有山有水的地方,出的一个国漫的古风造型。山间清泉冽冽,人烟又少,怎么看都很适合拍照。


 


但是个人都发觉得出他在走神。


 


“子墨!子墨!”摄影小哥喊道:“你看哪儿呢!镜头在这儿!”


 


秦子墨“啊”的一声胡乱地开始整理衣服整理表情。


 


摄影小哥有些无语:“干嘛呢!拍着呢!”


 


同社团的姑娘觉察到不对,忙开始打圆场:“算了算了,先拍我们这边吧!子墨比我们早几天过来,估计累了。”


 


秦子墨拉了拉广袖,攥了一把拢在袖子里的佛珠,叹了声气说我在周围转转透透气。


 


跟靖佩瑶分开好几天了,他猜他应该已经到了庙里,见到了那位高僧师父,然后剃了一头的头发,还要烫上几个印什么的。


 


以后他就不叫佩瑶了,会有一个什么什么空明静明之类的法号。


 


哪天见到秦子墨,会念一声佛,喊一句施主,随喜赞叹。


 


他越想着,越觉得有不知道从哪儿而来的难过涌上心头,开始慢慢地淹没他,以至于开始听到靖佩瑶喊他的声音。


 


子墨。


 


够了,秦子墨想,也没跟人家认识多久,念着他干嘛呢。


 


子墨。


 


好烦啊。我不要再想这个人了。


 


子墨。


 


“你能不能闭……瑶哥?”


 


秦子墨猛地站起身来,看到了靖佩瑶就站在他面前,还是穿着离别时候那天的衣服,只是蒙了不少灰,脸上也长出了胡渣。


 


但还好,没有剃光头,也没有喊他施主。


 


靖佩瑶朝他露出浅浅淡淡的笑容,说:“子墨。”


 


于是秦子墨二话不说就扑了上去抱住了他:“我也很想你。”


 


 


10.


 


朝山是很枯燥的事情。不少人走到最后连一二三,三步一拜的三步都数不清了。


 


靖佩瑶原本想着可以转珠算步数,奈何在山下时候就把从小戴到大的佛珠给了那个路上认识的男孩子。


 


于是他只能走一步,念一声,秦。


 


再走一步,念一声,子。


 


再走一步,念一声,墨。


 


然后朝着佛祖的方向下拜。


 


到了山顶的庙门时候正是一个清晨。山间林间只有几个年轻僧人开了门在扫地并整理功德箱,忽然看到一个长得极清秀的年轻人站在门口。


 


年轻人对他们行了礼,说我是来出家的,请问师父在么?


 


僧人还礼后轻轻地笑了,答你朝山而上,吃了不少苦,还想着出家么?


 


施主,你回答我。你朝山时,想的可是佛祖?


 


不是。


 


那是人间放不下的七情六欲么?


 


也不是。


 


那你想的是什么呢?


 


是秦子墨。


 


他一路三步一拜,走过了通往佛门的每一阶石阶,拜过了这山间的树、水和风,想的却全是秦子墨和他告诉他的世界。


 


俗世很美好啊。秦子墨说,我还要看很多动画漫画,走很多地方,吃很多好吃的东西。


 


他身后的俗世五彩斑斓。


 


靖佩瑶早早对就红尘失去了兴趣,却见到秦子墨和他身后的世界时,突然有了牵挂。


 


此时他才恍神,他的朝山,朝的不是山,不是佛,是秦子墨。


 


 


11


 


秦子墨说,如果你以后有一天对红尘俗世又失去了执念,请务必告诉我,我会让你去出家做一名得道大师的。


 


听到这话时候的靖佩瑶刚拎着一袋新鲜的肉与青菜进了厨房,熟练地把青菜放进水池子里冲洗,把肉剁碎了腌上,抬头问:“你刚刚说什么来的?”


 


没什么没什么,秦子墨摆手道。又软绵绵地问:“我饿了啊,什么时候能开饭呀?”


 


靖佩瑶制止住了他伸向薯片的罪恶的双手:“很快很快,你别偷吃零食了。”


 


“哦。”秦子墨蔫蔫地走出了厨房等开饭,手里的东京喰种刚刚点开了新的一集,于是也就没听到靖佩瑶低声的回答。


 


我对红尘俗世没有执念,靖佩瑶说。


 


 


 完。



打卡纪念。出道!🎉🎉🎉

《震惊/喝多了的贺呈居然?》中

吉尔邦颖:):

#呈寸#嘿嘿嘿呵呵呵....敏感词太多直接走评论链接吧😂😂😂不要问我为什么变成中了,因为码着码着发现还可以来一发和好🚗、嗯....这样多完整!hhh....先让呈哥狠狠吃个瘪x让你知道欺负我们寸寸的下场?😇